快樂的理發匠賈潮江(點贊新時代)

作者:阜新通達電器發布時間:2019-08-03

快樂的理發匠賈潮江(點贊新時代)

  賈潮江為戰士義務理發。本報記者 史自強攝

快樂的理發匠賈潮江(點贊新時代)

  賈潮江這些年用壞的部分理發工具。本報記者 史自強攝

  賈潮江喜歡理發,喜歡義務理發。從1963年13歲開始,他免費幫人理發56年。從學生,到列車員,再到退休,他用壞了52把推子、51把刮刀、35個工具包,騎壞了12輛車。敬老院的老人們都記挂着他,臨退役的戰士們都舍不得他,公園、社區裡的人都挺喜歡他。雖然理發不要錢,“可這些不都是收獲嗎?”賈潮江說。

  賈潮江是河北省玉田縣的一名退休鐵路職工,他喜歡幫人義務理發。

  玉田的公園、敬老院、社區、學校這些地方,賈潮江今天去這兒,明天去那兒,走到哪兒,推子就推到哪兒。

  賈潮江學理發,起初是一時興起。1963年,賈潮江才13歲,他和小夥伴們響應學雷鋒的号召,來到敬老院,幫老人們澆園子、背柴火。“那些老人頭發亂蓬蓬的,胡子拉碴的。”

  回家取出壓歲錢,又跑去和剃頭師傅“偷學”了幾招,賈潮江回到敬老院,為老人們剃起了頭。“我把鏡子往老人面前一遞,他嘴角一咧就樂了:‘真精神啊!小夥子,忒感謝你啊!’”

  賈潮江找到了為人服務的感覺,他的剪刀和手推子在學校裡也忙活了起來。課間休息,課外活動,同學們注意到了這個新鮮事,賈潮江原來會理發。老師個子大,椅子也高,賈潮江夠不着。他一機靈,在腳下墊了三塊紅磚,開始忙活起來。同學們沒見過這姿勢,都笑了。

  當了列車員,賈潮江在車上幫旅客端水送藥,排憂解難。下了車,他就趕忙拎着馬紮、工具包,找地兒擺起臨時理發點。

  賈潮江幫人理發,手法細緻,快而不亂。頭發長的老人,他先按住頭發上部,再輕輕地往下梳,老人不用擔心被扯疼。賈潮江理發時,好講故事、說笑話,老人孩子常被逗樂。

  奔馳的列車如巨龍般遊走在華北平原,将賈潮江帶到北京、天津、秦皇島,他的服務“版圖”越來越大了。可他嫌不夠,還自費前往上海、廣州、哈爾濱等地。理發推子的咔咔聲,開始和各色口音和諧共振。

  可是熱心歸熱心,賈潮江也遭遇過“小尴尬”。

  在江西蘆溪縣的一個小村莊,村民們圍到了理發攤前,一位大嬸卻給賈潮江甩了點臉色。“呦,現在還有這麼好的人呐?先理發後要錢吧?”

  賈潮江沒急着回應。他往凳子上指了指,“誰先來?”好奇的村民先坐了上去。賈潮江一連理了好幾位,剪完頭發的人都高興地回家了。他再望向那位大嬸,笑着問,“怎麼樣,現在敢坐了不?”

  賈潮江也有被感動的時候。

  多年以前,賈潮江無意中從電視上看到了烈日下天安門國旗護衛隊辛苦工作的樣子,“要是能為這些戰士們做點力所能及的事多好啊”。

  起初,護衛隊婉拒了賈潮江的請求。不過他不甘心,跑回單位開了封介紹信,又拿了自己的榮譽證書、獎章,“請求您,就讓我以一名鐵路工人的名義為戰士們服務吧!”從那時起,賈潮江兩周一次的休班時間也不休了,專程跑到北京,為戰士們義務理發。

  有一年冬天,北京大雪紛飛,寒風刺骨,這一天也恰是賈潮江和戰士們約好的日子。他還沒走到駐地門口,戰士們就迎上來為他撣雪、焐手,進屋遞上熱茶,還為他拾掇好了留宿的屋子。賈潮江感動得差點兒哭了,知道戰士們把他當親人了。

  一年到頭盡顧着幫人理發,賈潮江的妻子說他也不着家。56年的時間裡,賈潮江用壞了52把推子、51把刮刀、35個工具包,騎壞了12輛車。“就這,你還想攔得住?”妻子笑着說。

  不過賈潮江心裡很滿足。敬老院的老人們都記挂着他,臨退役的戰士們都舍不得他,阜新礦業學院,公園、社區裡的人都挺喜歡他。雖然理發不要錢,“可這些不都是收獲嗎?”賈潮江說。本報記者 史自強

快樂的理發匠賈潮江(點贊新時代)